【“当妈”这件不大不小的事儿】

今晚彻底失眠了,趁着失眠就说说孕期里一些不大不小的事儿吧。

整个孕期真的就是在打通关游戏,层层关卡,不勇往直前就会被击垮。特别是临近预产期,虽然一直很积极、很努力的做准备,对宝宝充满期待,其实还是会很担忧、很无助、对未知产生恐惧…

刚开始怀孕时,以为前三个月就是最大的挑战了:没有食欲,吃了就吐,更别说还有很多东西都不能吃了,比如我最爱的鱼生,还有从前几乎天天喝的咖啡;每天早晨起床都天旋地转;产检听宝宝心跳;确认宫内孕;一旦看见内裤上有褐色的血迹就吓的心惊肉跳……那个时候,还没有很确切的“当妈妈了”的感觉,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要好好的保住这个弱小的新生命。

后来进入孕中期,...

《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》——好文赏析

“当我们谈论…我们在谈论什么”,这个在二零一几年突然兴起的句式,来自于继海明威后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短篇小说家雷蒙德.卡佛(Raymond Carver)于1981年创作的短篇小说集。《当我们…》是其中最后一篇小说,讲述了两对夫妻朋友把酒言欢谈论关于爱情的点滴。故事本身并没有故事的名字那么具有吸引力,读完一遍,也许卡佛想表达的意思只能意会不能言传。他借着喝醉了的梅尔,表达了自己对真爱的困惑和理解。其中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:“All of this love we’re...

【适合,才是最稳妥的爱情】

最近这几天也是比较怪,身边好几个女生朋友纷纷向我或哭诉或讨教自己恋爱中的问题。女生 A 遇到了超级优秀的男生,但生活里的种种都跟自己走不到一起去。女生 B 爱男友爱的死心塌地,却始终赢得不了男友的欣赏,而被出轨。女生 C 和预备男友互相吸引,但彼此都不能为对方牺牲,所以也没必要再纠缠……相似的问题馨心就不多提了,但其实总结起来,让她们爱的这么苦恼的,不外乎一个原因:不适合。
转眼小半年过去了,馨心一直没在 lofter出现是在干嘛呢?
首先,馨心结婚了(请别太吃惊)~不是跟一直在秀恩爱的那个上海男友,而是跟一位没怎么秀过恩爱的同乡男人(严格来说也是没什么时间秀恩爱毕竟是…...

两年后拍的马,对比两年前拍的马(☆_☆)
谢谢你们包容鼓励当年的我,才让我能有那股傻傻的自信坚持到现在~

馨心最爱的秋色(☆_☆)最美的夏洛特~

偏离。

我举着相机拍这位孤独老人时,心里就在想:我会送你一片灿烂的天空。
摄影师对照片不同的后期制作将给予画面不同的情绪。
也许我总是把自己的作品搞得色彩斑斓,不如那些黑白或者简单色彩看起来高级,但每一处细节都拥有其独特层次的颜色,就是我眼中的世界。

落日时分,希尔顿黑德岛的上帝之光。
相由心生,心所向,即双眼所见。

馨心很久没有更新了,真开心还有一些朋友记得我,还会想念我,还会问候我。
这学期选修了摄影课,所以很久不更新都是在练习技能。系统的学过基础知识后,会更注重构图,阴影和色彩的层次。
馨心会好好努力,以前让大家喜欢靠的是天赋和卖肉(☆_☆)今后会全面发展!
话说我很久没卖肉你们想念我青春的肉体没(☆_☆)
(依旧如此不要nian…)

旅行所能带来的幸福感,在当下令人窒息,在今后令人回味无穷。
美丽而陌生的风景与色彩就如同音乐一般,有着令人思考与镇定舒缓的神奇魔力。
特别是说走就走的旅行,还更多了一种幸福,叫做:自由。

曾经我会羡慕有钱的人,后来我羡慕有事业的人,而现在我羡慕有圆满家庭的人。
想要看好风景总要翻山越岭,想要得到什么也就一定会付出应有的代价。
谁也无需羡慕谁,冷暖自知。

现在我们最难去做到的,就是完完全全的沉静下来。

虽然来来回回把自行车塞进车里扭伤了肩膀,但今天的骑行计划还是完美得以实现~
自己准备了三明治,看着云、湖、大雁,听着郭德纲相声吃午餐,旁边钓鱼的小伙儿差点儿没被我烦死(☆_☆)

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辉。

有时候你觉得毫无头绪,困难重重,多到你无法承受憋屈的不行…
别着急,先放轻松。
要相信总会有一股自然的浮力,托起你,到水面上深深的喘口气。
反之,越鲁莽挣扎越下沉,最后,谁也救不了你。

赶快来感受一下!
这是我给老Sean画的父亲节礼物~
用时两个小时零二十分钟,光那一身腹肌画的估计就能把他给感动哭~
不打算上色了,接下来要用纸板做个框架~
(同样的话发布各种平台就是为了:让各种人夸夸我!来吧!别吝啬你的美言!我经受得住!

© Amber梁馨心·LoFoTo | Powered by LOFTER